可爱老人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查看: 240|回复: 16

[情感倾诉]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63篇:风雪江古拉——(狼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7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在西藏五十年》——第63篇:风雪江古拉——(狼山)


一天下午,老黄说:明天黑昌公路养护段的车去给道班送给养,我求了半天情,何大炮总算是答应了。但驾驶室满员,你还得坐大货厢。我连声说:行,行,行。来西藏这几年别的没有学会,坐大货厢的本领可是早就练出来了。再说一路上可以游山、观水、看风景,好舒服哟。接着我又问黄所长:你刚才说的黑昌公路,黑我知道是黑河,那个昌指的又是什么地方?黄所长笑着说:亏你还是个地质队员,连是哪里都不晓得?它就是藏东的昌都呀。我老老实实地回答道:我只知道成都到拉萨那条公路是川藏路,在拉萨时我还跟车去昌都给野外地质分队送过一次给养。从拉萨到林芝,再经过波密、邦达草原,最后就到了昌都。可是没有听说黑河到昌都也有一条公路呀。黄所长说:黑昌路我也没有去过,但是听来的消息也不少,你这个马上就要走这条路的巴青人,想听听我的介绍吗?我忙不迭地点着头。黄所长也就拉开了架势,抑扬顿挫地讲说起来:老西藏都说川藏公路是进藏的几条公路中一位美丽的仙女,沿途那风景真正是山清水秀、清逸秀丽。但是那一条路横穿危岩断壁的横断山脉, 一年四季气候变幻无常,雨季多泥石流,冬季又多是大雪封山,历来号称死亡线。而这条黑昌路,全程764公里,是1960年民主改革过程中,在原有的骡马古道的基础上突击抢修出来的一条简易公路,由黑河往东,经索县、巴青、丁青、类乌齐四个县到达昌都,整条路就像是一条蛇,蜿蜒在唐古拉山脉陡峭的山峦和怒江上游的多条流急滩险的支流之间。特别是在黑河这一段,地质结构复杂、山高路险、高寒缺氧、气候恶劣多变,而且沿线大多是人烟稀少的草原牧区,因此人们就给它取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名字——亡命线!

亡命线!这名字确实吓人。我心想,我明天就真的要踏上这亡命线去巴青了,若是在路途遇到了不测,姆妈连个消息都得不到,那该怎么办?我就要黄所长给我一张纸,我写了一个姆妈的地址交给了他,说:明天我就要走这条亡命路了,如果万一……”所长看到我那语无伦次的样子,立即打断了我的话,将那张纸又塞回我手里,然后哈哈一笑,说:说是这么说,可那都是人们自己在吓唬自己。就像过去上战场,你越怕死就越死得快。我问:您这句话怎么讲?他说:枪炮一响,就只有四个字:你死我活!你胆战心惊,哪里还打得准枪?那自己可就成了敌人的活靶子。再说了,黑昌路一年到头车来车往,虽说事故不断,但平安无事还是居多。你就放心地去吧。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他就将我喊了起来,说:这一路上没有运输站,也吃不到饭,到我家去,吃点馒头填饱肚子。我跟他到了家,黄嫂还在那用麻袋片片隔出来的“里间”呼呼酣睡,老黄给我端来一碟自家腌制的酸萝卜条,指着牛粪火炉子上几个烤焦了的大馒头说:凑和吃点吧。我说:这么多馒头哪能吃得完?老黄说:我都帮你算计好了。现在吃两个,两个带到路上吃。吃完饭,老黄让招待所的小工旺曲,用架子车帮我将两件行李拉上,摸黑来到黑河公路养护段,只见一辆大货车发动机嗡嗡响着,正在预热。我和旺曲赶忙将两件行李搬到车上,我爬上车厢,穿好皮大衣,坐在马被套上,驾驶员和两个人走了过来,其中的一个人问了一句话:坐好了?我答应道:好了。汽车就出发了。车速并不快,我动手使劲挪开身旁的几袋面粉,车厢中就有了一个小坑,我使劲裹紧皮大衣,缩紧身子,在那坑里躺下来。真冷呀!可这时候我唯一能做的也就是咬紧牙关,用胳膊抱紧大腿,拼命抵御着严寒。想起过去在地质队时,我也经常坐大货厢,但那时候往往是多个伙伴同行。一上了车,天南海北地吹牛皮,实在冻得不行了,你碰我一膀,我蹬你一脚,连打带闹,身子暖和了,时间似乎也过得更快了。可是这一次,天黑黢黢的,寒风像一把把无形的小钻子,直往我的骨头缝缝里面钻。我孤身一人,坐在面袋子上面,虽说面袋子没有石头硬,却跟石头一样地冷。这时候,孙局长关切的话语,黄所长亲切的话语就像两条鱼,在我的脑海里游过来又游过去,我只觉得自己的身上和心里都凉了一大半。

风,还在呜呜地刮着,我闭着双眼,蜷伏在面袋中间,先是感到腿脚一阵阵发痛,后来又感到发麻;再后来,不痛了也不麻了;再后来,我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而且还是睡在一间挺舒服的房间里!周围有着好大好大的玻璃窗,房间在慢慢地旋转,雾一般的黄光在空气里漂浮,忽而黯淡下去,忽而又明亮起来,耀眼的光华从四面八方,瀑布般地直泻下来……我感到一种无以名状的舒适……后来,房间不旋转了……又过了好久,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使劲推我,又听到说话声:喂!快醒醒!快醒醒!我使劲睁开眼,只见驾驶员已经爬上车厢,蹲在我身边,说:这么冷的天,你竟敢在车厢里睡大觉?还睡在面袋子上面!有人就是这么一睡,将手脚都睡(冻)掉了呀。我上下牙齿直打颤,结结巴巴地应答着:土结切,土结切!(谢谢)我想坐起来,可脚是僵的,腿是僵的,手和胳膊也都不听使唤了。我使劲拧了拧腰,这时才感到浑身疼痛难忍。我真正是从里到外,几乎成了一个冻萝卜。驾驶员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用劲扶我坐起来,又拉着我的双手左右活动了一阵子,又在我的腿上使劲捶打了好一阵,我总算能够挪动挪动身子了,更不敢再睡了。汽车继续前进。又不知过了多久,听到车子呜呜地哼哼着好像在爬山,好不容易爬上去了一段路,但不久又日日叫着退了下来;再往上爬,再退下来。反反复复好几次,后来速度快了起来。又过了好久,车停住了。驾驶员在喊:上面的人下车了!我从车厢里支起身子,问:师傅,到巴青了吗?师傅没好气地用鼻子哼了一声,说:巴青?你想得可真美!告诉你:是到————河了!一口地道的四川话,黑河两个字还说得特别响。这时,我才看清楚,驾驶员是个四川人。原来,车到江古拉(狼山),山上雪太大,汽车爬了好几次,根本上不去,只好掉转车头又回到了黑河。整整折腾了大半天,我也快成了冻萝卜,回到招待所。老黄笑着说:没关系,没关系,在黑河,哪个都晓得江古拉:平日里老实巴交,下一点雪就成了一只大灰狼!这样的事情只是小菜一碟,谁都遇上过。你就当它是一次拉练吧。再说,你在我这招待所里有吃有住,还怕马咯(什么)?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值 +6 收起 理由
文从非来 + 6 相当可爱!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1-7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文从非来 于 2019-1-7 18:10 编辑

哈哈,差一点冻僵,却又回到了原地,太有意思了,谢谢分享。首页推荐。
发表于 2019-1-7 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几次没续集,以为先生不来续了,要到年后咯!
发表于 2019-1-7 21: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分享朋友佳作
发表于 2019-1-7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分享朋友佳作续集,留下问候!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发表于 2019-1-7 2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分享佳作!
发表于 2019-1-7 22: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3篇,因为坚持所以值得肯定。问候益西索朗老师。
发表于 2019-1-8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欣赏精彩回忆录!谢谢分享!
发表于 2019-1-8 1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分享朋友精彩佳作
        
下一页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手机版|公众号|小黑屋|可爱老人网 ( 闽ICP备11009337号 )

GMT+8, 2019-1-16 11:46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