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老人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查看: 1638|回复: 21

[散文] 逝去的年华(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11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人未老 于 2020-4-11 10:12 编辑

      抗日战争其间,为躲日本鬼子烧杀抢掠,我随父母逃难到外婆家,一个叫焦古桥的小山村。我至今搞不清焦古桥是个是个村名还是那座桥名。在我的记忆中,那是座用麻石条(花岗崖)建造的,连接村盘和通向村外道路的两孔桥。桥长百十步,桥宽可以过辆牛车。
       我的童年是在焦古桥外婆家度过的,那是个依山傍水的美丽山村。为啥不说是外公家呢?在焦古桥时,我没见过外公。听我父亲说,我外公是富家弟子,公子哥儿,他排行老七。外婆是小家碧玉,和外公婚后只生了我母亲一个女儿。外公是个浪荡公子,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把祖上分给他的那份田地家产,全败光了,他在外娶了小老婆,没回焦古桥。

       我是假老大,我上面还有一哥一姐,都在躲日本鬼子时,逃难中夭亡了。我来到这世上,就显得特别珍贵了。穿百家衣(向各家各户讨来的布头,拼接成布,做的衣服据说,穿上好养活。)戴狗圈(本是银项圈,叫狗圈大概是说像狗样,命贱,好养活。)左耳戴银耳环,大概都是怕我死掉吧,至今我左耳垂还有个洞痕。其实,我命硬得很,上边一哥一姐没啦,手下一弟一妹也死啦,那年月营养卫生条件差,生得多也死得多,可我偏没死,解放后,母亲又生了两妹一弟,都长大成人了。

        扯远了,还是回到焦古桥吧。外婆家隔壁是个私塾学堂,一个姓翁的私塾老先生教几个学生念“三字经”,“百家姓”。我那时就两,三岁吧,老先生在那边念,我在这边学,“上大人,孔夫子,化三千,七十四......”,“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我就是像唱儿歌一样,背得滚瓜烂熟,其实,我根本不懂意思。隔壁读私塾的学生,因背不出书,背错了,私塾老先生就要用戒尺打学生手板心。边打还边骂;“吃闷了心吧,还不如隔壁两,三岁的伢崽,站墙角去!”挨了打还得罚站。
         我们家和老先生家邻居关系很好,老先生家打牙祭,有点好吃的总要叫他家丫鬟荷香端一碗过来给我吃。
        说到丫鬟荷香,听大人说是老先生在门外检来的,说是那年寒冬,北风呼啸,大雪纷飞,一天早晨,老先生打开院门,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女叫花子(乞丐)倒在他面前,目光痴呆,奄奄一息。老先生本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发了善心,救了她一命,见她无路可走,便收留下来当个使唤丫头。
         荷香比大我一轮年纪,有十五,六岁,在我眼里她就是个大人,我叫她荷姐。           她长得很清秀,个子高高的,眼睛大大的,梳条又粗又长的乌黑大辫子。小时,我常常拉着她的粗长大辫子转圈圈,转得她头昏她也不生气,还把我抱起来,骑在她脖子上,驮着我到焦古桥边去看牛耕田,听布谷鸟“咕咕咕”的叫声。
          “咕,咕,咕,阿姨嫁姐夫,姐姐莫生气,妹子冇年纪。”就是荷姐教我的儿歌。后来,我妈不准我唱,原因是,村后真有家是阿姨嫁姐夫的。



评分

参与人数 7人气值 +25 收起 理由
长河落日 + 3 赞一个!
黄煌长 + 5 大赞!
春江水暖 + 3 大赞!
真真 + 5 赞一个!
杨慧闵 + 3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4-11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的回忆,清晰、真实、有情,喜欢看,欣赏,静等下一篇(2).
发表于 2020-4-11 1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流水落花春又来, 天上人间看今朝
发表于 2020-4-11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年老酒慢慢品来。
发表于 2020-4-11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生讲故事好听,期待(2)
发表于 2020-4-11 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师好文采,欣赏原创散文,点赞。
发表于 2020-4-12 05:21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有趣,挺好听的故事!
发表于 2020-4-12 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老师原创散文,逝去的年华,点赞
发表于 2020-4-12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廖若晨星 发表于 2020-4-12 08:00
欣赏老师原创散文,逝去的年华,点赞


老师好文采,欣赏原创散文,点赞。
        
下一页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手机版|公众号|小黑屋|可爱老人网 ( 闽ICP备11009337号 )

GMT+8, 2020-5-28 22:29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