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老人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查看: 416|回复: 13

[回忆录] 《离开军垦农场以后——黄建英回忆录》 (二)分配时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9-10 16: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黄建英 于 2019-9-10 16:16 编辑

《离开军垦农场以后——黄建英回忆录》
           (二)分配时刻
      带队干事把我们带到一家小旅馆,抱歉地说:“招待所开3级干部会,住满了。”我们也无所谓,因为在学生连时连潮湿土地上的地铺都睡过,现在住旅馆已经是升级了。后来我知道,每年4月份江永县都要召开县、公社和生产大队3级干部会,部署春耕事宜。一年之计在于春,保证全年农业丰收是县里工作的头等大事,领导们都不敢懈怠。但今天想起来,难道农民连种地都不会,要年年开3级干部会部署吗?
      放下行李后,我们一伙人就急着往街上走走。
      旅馆位于十字路口。出门自东向西就是县城的大街。虽说是县城,也就跟小镇一样。街道是用青石板铺成的,宽不过10米,虽然有点凹凸不平,倒是干净如洗。建筑物鳞次栉比,书店、邮局、商店、小卖部和民居错落有致地镶嵌在街道两旁。也许是山区,不少民居房屋纯粹是木头、木板盖成的,清漆将木板刷得清亮照人。屋顶盖有黑瓦,偶有盖上杉木皮者。房屋临街开有小窗,迎接清风徐徐拂入。一行人走完大街,又顺着北边的小街转了1圈正好返回住处,不过20来分钟就把县城的主要街道逛完了。到了旅馆门口,大家意犹未尽,瞥见往南有1条大路,决定再往南走。
      走不多远,是1座长约80米的大桥(后来得知叫“五一大桥”)。桥用青石建成,比房屋还坚固,有固若金汤之感。站在桥上,视野赫然开朗。只见县城位于群山环抱之中,依山傍水而建。所依之山,峻峭伟岸、云雾弥漫;所傍之水,清澈见底、波光粼粼。河水把县城分成南北两半,但南边的房屋明显比北边的少。石桥上下游200米处各有1座小桥,行人稀少,偶有早归的黄牛款款而行,后面跟着扛犁卷裤腿的主人。石桥下的水面上小鱼儿追逐嬉戏,在水草上掀起点点浪花,忽然又像脱弦之箭,掠过潺潺流水直奔远方,消失在绿水青山转弯之处。
      桥上,放学的小学生三三两两、说说笑笑而来,走向位于桥南之家,童稚的脸上眼睛里闪耀着幸福的光芒,他们是小县城城乡居民的希望。我们有个同学走渴了,问旁边1位小孩:“知道哪里有水卖吗?”小孩楞了一下,说:“晓不得。”逗得大家都笑起来了。原来,这里的人不说“不晓得”,而是说“晓不得”,使人产生“晓——又不得”之遐想。
      回到旅馆,已近下午6点,大家饥肠辘辘。服务员好像理解我们的心情,赶紧招呼我们吃饭。每人1碗菜,饭任吃,1大盆无名菜汤放在旁边任舀。菜名叫作竹笋炒瘦肉,分量不少。像小手指般大小的山间小竹笋,青翠碧绿,拌以肉丝、青椒旺火快炒,入口脆爽,略带香辣,回味无穷。我第1次吃到这种菜,足足送了3碗饭。后来得知,该县周围的山,远的是土山,高峻险跋;近的是石灰岩地貌,也就是所谓喀斯特地形,低矮崎岖。正是在喀斯特地形的乱石间隙之间,或是石山脚下的斜坡上,千百年来积聚的肥沃泥土上孕育出大量的小竹笋,每年4、5月春暖花开之时,漫山遍野蓬勃生长,简直是免费的大菜园子。家家户户每隔三两天就上山采摘,用小刀割下竹笋上节,留下根来好来年生长,采满1大蓝子,回来后摘掉叶子,剩下20cm长的1节嫩笋,这几天的青菜就有了。吃不完的就放在太阳底下曝晒,晒干后挂晾起来,留到冬天拌上姜丝蒸山乡土鸡,是绝顶的美味佳肴。
      累了1整天,晚上万籁俱寂,安然入睡。入睡前才想起明天是决定命运的工作单位分配,说起来是毕业后的第四次分配,但个人没有选择的权利,只好听天由命。
      第二天,县革委会政工组组长,也是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周女士接见了我们。她表示非常欢迎我们来山区参加建设,并一一询问了我们毕业的学校和希望到什么单位工作。我早先打听到该县有第一机械厂、第二机械厂(简称一机厂、二机厂),就说愿意到那些单位工作。周部长说,二机厂是集体单位,就不要去了。
      第三天上午,周部长再次接见我们,并宣布了分配方案——我被分配至县一中教书!我顿时像雷打一样蒙住了,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最不想当老师偏偏让我当老师。须知“文革”中,大学、中学老师几乎成了“革命”的对象,3天一斗,5天一批,谁还敢当老师?会后,我留下来,表达了不想当老师想下工厂的愿望。
      下午,县教育组的1位副组长召见了我。他说,你是重点大学物理系毕业生,到一中去教物理是挺合适。他们县每年高考录取的不多,主要是数理化成绩上不去,希望我能赴任,帮助学生提高物理成绩。我再三表示我不是师范学院毕业的,不想当老师,要下生产第一线。
      第四天,我又到县革委会打听消息。同来的一位师范学院毕业生刚从县教育组出来,悄悄告诉我,教育组改变了方案,我不去一中了,与其他2位师院毕业生一样,分到公社中学去,我更加着急了。我知道这是一种“惯例”——放着条件较好的县城一中不去,就到条件较差的公社中学去锻炼锻炼吧,先挫挫你的锐气再说!
      正在我一筹莫展之际,抬头一看,县“工交组”的牌子就挂在旁边。我灵机一动,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径直往里闯。1位自称是余组长的同志接待了我。该同志四、五十岁,面目和善。听完我的陈述,思考片刻,问我愿不愿意到县矿山管理站去,上山找矿收矿。我不假思索就说,我是学金属物理专业的,找金属矿专业很对口,我去!——只要不当老师,我哪里不去?
      余组长叫我坐一坐,他到不远处的政工组去。约一刻钟,他回来了,并带回一张分配通知单,要我去位于县城南岸的江永县矿山管理站报到。我道谢后,去报到了。
      我当时有些纳闷,为什么不让我到县一机厂去。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县一机厂只有120多人,是个小农业机械厂,没有热处理车间。而县矿山管理站虽然只有20多人,却是县里唯一不亏本而赚钱的企业,多次要求派1个大学毕业生去加强专业力量,我正好闯到这个“枪口”上了。
      常言道,“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这次我拒当老师而去了企业,究竟是一念之好还是一念之差呢?只有后来才知道。
(上图)江永县城。县城位于群山环抱之中,依山傍水而建。潇江(也叫永明河)将县城分成南北两半。图上左边是北岸,右边是南岸,南岸房屋因发展也多了。河水自左向右也就是自西向东流。从上游至下游原来分别有小木桥、五一桥和小水泥桥。图上明显可见的是原小木桥改建成水泥桥,另两桥依稀可见。
(上图)江永县五一桥。名曰“五一”,大概是某年五一节建成的吧?这是县城南北交通要道,有固若金汤之感。在江永9年,每当傍晚,我常常在桥上或桥下的码头处散步,流连忘返。

(上图)儿童是小县城城乡居民的希望,童稚的脸上闪耀着幸福的光芒。他们喜欢说“晓不得”。(借用其他图)

(上图)江永县城下游晨曦。小水泥桥南边旁是文昌阁。清晨渔家捕鱼忙。山区盛产长约10-15公分的小鱼,头小肉厚,最适宜做火焙鱼。做法是将小鱼去掉内脏,盛入铁锅中用微火焙干水分,冷却后再以谷壳、花生壳、桔子皮或木屑薰烘而成。这种鱼便于携带和收藏,很好吃。

(上图)火焙鱼。你闻到了熏香味吗?
(上图)这就是新鲜小竹笋。

(上图)竹笋炒瘦肉。像小手指般大小的山间小竹笋,青翠碧绿,拌以肉丝、青椒旺火快炒,入口脆爽,略带香辣,回味无穷。
(上图)文昌阁是古老的建筑,其斜对岸便是江永县一中,我差点去那儿当了老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评分

参与人数 4人气值 +18 收起 理由
黄煌长 + 5 赞一个!
刘秋梅 + 5 大赞!
阿强 + 3 赞一个!
春归来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9-9-10 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回忆录连载:分配时刻。
发表于 2019-9-10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黄建英大哥的回忆录—— (二)分配时刻
发表于 2019-9-10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回忆录!
发表于 2019-9-10 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读《回忆录》(二)分配时刻,江永县城是很小,谈不上热闹,晚上更是如此,最繁华也就是旅社到汽车站不过100米左右,江永的街在我的影像里好象是比较“脏”,有人称之为“牛屎街”,说是当地的农民都住在城的西边(靠山),田土都在东北边,整个街道是他们出工的必经之地,耕牛也是来回地经过,“牛屎街”的美称也就不足为奇。话归正题,我觉得你应该留在学校是最好的选择,因为零零地区几乎没有工业,金属热处理没有用武之地,为佳作点赞!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秋梅 发表于 2019-9-10 20:32
欣读《回忆录》(二)分配时刻,江永县城是很小,谈不上热闹,晚上更是如此,最繁华也就是旅社到汽车站不过 ...

感谢刘君阅读并作评议。江永县城作为坐落在农村土地上的小县城,当时一切都只能保持自然态,恐怕连清洁工人都没有。“第4次分配”时,不愿去学校而愿去企业,的确可以成为“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议论题。——这也是使文章有点味道儿的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9-9-10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建英 于 2019-9-11 11:05 编辑

湖南的火焙鱼确实好吃,直到现在我也不时在淘宝网购。经过对比,发现此店铺的较好(如图所示),可以一次购买2袋,节省运费。这不是做广告,鄙人不认识其老板。但据说烤鱼是不健康食品,不要常吃,偶尔改变一下口味便可。欧美人经常吃烤肉,不知道他们是否知道此为不健康食品。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发表于 2019-9-11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分享佳作!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建英 于 2019-9-11 11:10 编辑
沪上人 发表于 2019-9-11 08:44
欣赏!学习分享佳作!

    老人网的文章就是要有人议论甚至众说纷纭才有意思。我也自我调侃一下,幽它一默。文章有一段说:
    正在我一筹莫展之际,抬头一看,县“工交组”的牌子就挂在旁边。我灵机一动,吸了一口气鼓足勇气径直往里闯。1位自称是余组长的同志接待了我。该同志四、五十岁,面目和善。听完我的陈述,思考片刻,问我愿不愿意到县矿山管理站去,上山找矿收矿。我不假思索就说,我是学金属物理专业的,找金属矿专业很对口,我去!
    事实上,金属物理专业与找金属矿风马牛不相及,后者是地质勘探和冶金探矿专业的事情。好在当时自己没有完全晕倒,急中生智胡诌一气。余组长也未深究,而且效率奇高,一下子就说服了政工组长(不必通过县教育组的同意),要回一张分配通知单,要我即刻去江永县矿山管理站报到。事情这样顺利,我直到今天也想不出其中道理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9-11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春归来 发表于 2019-9-10 16:21
欣赏回忆录连载:分配时刻。

感谢各位阅读拙作,你们费心了!
        
下一页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手机版|公众号|小黑屋|可爱老人网 ( 闽ICP备11009337号 )

GMT+8, 2019-9-22 20:00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