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老人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查看: 1012|回复: 51

老了身体还行都是当知青的老本(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30 21: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2:26 编辑

     呵呵,快乐大歌看到习总书记与大多数新的中央政治局常委下乡当知青的报道,快乐大歌想起自己从1968年下乡当知青到现在已经51年了,呵呵,弹指一挥间。。。




26.【修焦枝铁路】

    快乐大歌记得在当知青下放在农村的时候,每年到冬天的时候就是农闲了,这时的农民都要出工修水利工程,就是修建县里的大型水利设施,快乐大歌就赶上了1969年冬季的比水利工还要重要的保密的4001工程“焦枝铁路”。1969年3月,国际形势严竣,中苏边境发生珍宝岛武装冲突,我国处于苏美夹击的危险,战争一触及发。9月,中央根据毛主席"要准备打仗"的指示,决定从河南焦作到湖北枝城,修建一条与京广平行,贯通南北的焦枝铁路,作为主要战争运输干线,列入关键性工程(代号4001工程)。

    10月,荆门县曾集公社郑嘴大队民兵和全体知青被派往参加"三线建设要抓紧""必须抢在战争前面"的焦枝铁路建设大会战,以连为单位驻扎在荆门靠当阳的地段,承担铁路的土石方开挖和路基填平夯实的任务。在当时生产条件十分简陋,机械设备严重缺乏,只有拖拉机碾压夯实路基,其余全靠人力肩挑背扛、车(两轮板车)拉手提。我们住公棚、睡地铺,每天是十几小时的超负荷高强度的劳动。我们的床是在地上直接铺上棉花杆子与厚厚的稻草,每俩人的被子一个人的铺、一个人的盖这叫合伙,快乐大歌与小勇是一对。我们天不亮起床,每八个人围着地上一盆菜,自已上饭,菜是个把月不换主要是萝卜、要换的也只是这些东西是切成丝还是切成片状的罢了,再就是什么老包菜叶的,而且这一餐饭至少要管到中午12点过后(吃大锅饭,刚开始添一大满碗,还要用饭勺将碗里饭压紧再加,但是吃了第一碗再想加饭就木有了。后来有个当过兵的社员告诉老胡,也是先添小半碗,快快吃完还来得及添第二碗),下午也是如此,但要等到天黑。我们干的活儿好单调好枯燥的,就是每天挖土方与开山。挖土方主要用洋镐(十字镐)与铁锄挖土、用铁锹上土、用筐挑土,挖土也是个累活,开始不知道手上经常打血泡,长时间弯着腰上土累的腰痛。后来知道挖了一大气土后等挑土的人来上土,也就可坐在土堆上休息一下。按说挑筐强一些,虽然大多时间是挑上坡,但回转来时也可尽量走慢一些、管他的,当然别人也有意见,可这些看上是较軽的活,但是两筐土也有上百斤重,肩压脱皮了好长时间都不敢摸。另外还有拉板车,大都是农民当车把手,如能站在大上坡处助推是个好事,快乐大歌学生时代在长江大桥引桥上学雷锋推板车炼就的腿功真的还起了作用,这也是那时的小快乐。还有开山就是要用山上的石头,主要是打炮眼、放炮。那时正是寒冬季节快乐大歌打赤膊抡大锤的功夫和力气就是这样锻炼出来的,如果抡大锤不准就会打在掌钢钎子人的手上,掌钢钎子也要水平有时两只手都用上,而且要不断的转动,每打一定深度时要用长挖勺挖出石粉,放炮也要协助点火、警戒,最怕的是点哑炮,好的是没有出人命。快乐大歌因为在修建焦枝铁路工程表现突出,被评为五好民兵。
   快乐大歌现在想起来都不知道当时怎么样挺过来的。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评分

参与人数 8人气值 +33 收起 理由
好战士 + 5 赞一个!
难得糊涂 + 3 大赞!
禾子 + 3 受益匪浅!
密之那 + 2 赞一个!
红红的太阳 + 5 大赞!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21: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2:46 编辑

1.【下农村】


1968年12月**日 星期*   天气阴天
    1968年12月底,因为停课闹革命,快乐大歌虽然高中刚毕业,但高考也停止了,不能继续上大学了。快乐大歌是红卫兵头头,为了响应1968年12曰22日《人民日报》发表的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的最新指示(毛主席一声令下,全国数千万初高中毕业生一下子来到了农村、边疆。那个年代整个中国充斥着为革命甘洒一腔热血的气氛,毛主席像章别在胸肉上都说不疼,真是不可理解。上山下乡运动的如此迅猛。其实许许多多知青和家长并非心甘情愿,各家有各家的困难,只是不敢言,更不敢抗命。后来听小勇说他是街道与学校军宣队天天上门做工作动员才下农村的。),放弃了当时政策允许老大可以留城并可以顶刚刚去世的父亲(当年12月5日因癌症死亡)的职业的机会,义无返顾的和大弟报名上山下乡了。快乐大歌那时候很年青气盛,革命豪情满怀,根本不考虑父亲死后,自己与17岁的大弟上山下乡,让可怜的母亲,11岁的小妹以及5岁的小弟岁的今后怎么生活下去(革命的快乐大歌相信党组织会照顾好他的家庭的),还准备扎根在农村干一辈子革命咧。
    当时,快乐大歌所在的武汉市第九中学的学生是集体下放到荆门县, 临走前学校为快乐大歌一批革命知识青年在学校操场召开了隆重的欢送大会,并为他(她)们一个个胸前佩戴上大红花,坐在前排,驻校军代表与校革委会主任等领导讲了话,鼓励他(她)们在农村好好干,向贫下中农学习。然后快乐大歌等知青代表以及家长代表上台表决心。最后学校搞来好几辆扎满红花的大卡车,车厢两边还挂着写有“响应党的号召到农村去”,“广阔天地 大有作为”“上山下乡光荣”的横幅,老师与(那些暂时还没有报名上山下乡的)同学们敲锣打鼓欢送他(她)们,欢送的人群除了老师与同学们以外,再就是下放学生的家长们了,大多数的家长们心情都很沉重,家长们各自在给车上的孩子们临行前拉手嘱咐着,有些家长还偷偷的抹眼泪,有的家长还要跟车去到汉江码头送行。(因为还要赶到汉口汉江永宁巷码头转乘省航的客船到荆门县沙洋镇)
    快乐大歌兄弟俩想到母亲刚刚受到失去丈夫的沉重打击接着又要送俩个儿子上山下乡,怕母亲心里更加难受就劝伤心的母亲不要再到汉口去送行了。车子徐徐的开动了,快乐大歌望着渐渐远去的母亲与送行的人们,渐渐远去的母校,渐渐远去的武昌城......在车上悲壮地和大家唱起;“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2:46 编辑

2.【一双温暖的旧袜子】


1968年12月*日星期*  天气小雪
     “嘟-------”一声汽笛长鸣,启航了。
      满载着武汉下放知青是客轮缓缓的离开汉江汉口永宁巷码头,告别了欢送的人群,告别了美丽的江城,朔江而上向荆门县沙洋镇驶去。快乐大歌与几个武昌的哥们冒着刺骨的北风,站在船尾甲板上,直看到江汉桥的雄姿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才依依不舍的回到船仓里。
      船仓里满是席地而坐的一堆又一堆的武汉知青们,在昏暗的船灯光下,他(她)们有的在打扑 克牌争上游,有的在下象棋,有的在学毛主席著作,有的在哼革命歌曲......快乐大歌感到累了,就合衣躺在行李包上入梦了。
      经过两天两夜风风雨雨的航程,第三天上午,船顺利的到达沙洋镇。外面还在落雪,码头上熙熙攘攘的人群是荆门县革委会派来的干部和群众,他们正在敲锣打鼓的夹道欢迎武汉知青。带队的老师叫同学们拿好自己的行李,排好队顺序上岸。当快乐大歌刚走出码头大门的时候,一位50来岁干部模样的老人和蔼的示意快乐大歌出列,他盯着快乐大歌的赤脚穿鞋问;“小伙子,这么寒冷的天为什么不穿袜子啊?”快乐大歌说;“我的袜子打湿了,新袜子在背包里没拿出来......”快乐大歌话还没有说完,老人已经将自己脚上的还是温热的袜子脱下来递给快乐大歌说;“小伙子,快穿上,当心脚冻了!”快乐大歌感动地向老人鞠躬表示感谢,赶忙穿上还带着老前辈体温的袜子,去追知青队伍......
     后来,快乐大歌听带队的老师说那位50来岁干部模样给袜子的老人,是荆门县革命委员会的乔付主任,是一位深受人民爱戴的老县长。快乐大歌每当拿着这双绣着精美图案袜底的棉线袜子,感慨着革命前辈对后代的关怀,经常鞭策自己,继续走上自己的人生之路。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2:47 编辑

3.【美人计拦车回武汉】


1969年12月*日晴天
        转眼就到年底了,也是农闲的时节,荆门县曾集公社**生产队知青点点长快乐大歌与几位知青商量,准备趁农闲回武汉探亲。快乐大歌头天晚上向生产队的老队长请了半个月的假,第二天一早,就与女友菊梅,菊梅的弟弟小勇,还有四佬与凤凤一对,都带上糯米、耙耙与老母鸡,三男二女一行五人,踏上了返汉的归途。
      快乐大歌一行五人步行十多里路才到曾集街上,在一个小餐馆里,每人吃了一碗清汤面,休息了一会儿,还要准备走几十里路到沙洋镇,去买到汉口的船票,第二天乘湖北省汉江航运局的客船回武汉。快乐大歌看到公路上来来往往的写有《武汉粮食》的运粮车,灵机一动就与大家商量,拦一个便车回武汉,又快又好!
      快乐大歌先出去在公路上拦了三个车,可是司机都没有停车。大家都不认识司机,怎么拦便车啊!大家又都犯愁了。快乐大歌望着菊梅修长的身影计上心来,高兴的大叫一声;“有办法了!”大家都奇怪的看着快乐大歌。快乐大歌对菊梅耳语了几句,菊梅脸一红,先摇摇头后点了点头,笑着与凤凤一块站到公路上拦车。一会儿凤凤进餐馆来告诉快乐大歌好消息,原来她们拦了二个车,说司机愿意带我们回武汉,当然女士优先,菊梅与凤凤坐驾驶室,快乐大歌他们就只能蹲在车厢油布下避风了......
      快乐大歌利用同性互相排斥异性互相吸引的原理,掌握男同胞本意上自觉自愿为熟悉或陌生女同胞服务的特点,这回用美人计成功。
      半年后,快乐大歌抽到武汉长航工作;一年后女友菊梅抽到应城化肥厂工作,先还有鸿雁传书,后来就没有故事了。(1999年快乐大歌下班路过汉阳龟山大桥局上大桥的铁路口碰见菊梅与老公两人,快乐大歌与菊梅对视10秒无语擦肩而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2:47 编辑

4.【割活猪耳朵】
     快乐大歌刚下放到农村插队落户,生产队先安排我们10个男生住在一个腾空了的仓库里,仓库隔成三间,当中是堂屋,一个大方桌几条破长凳,左右两间是寝室(后来我们自己又将两间寝室隔成四间),每间五个单人床,床脚是用土砖垒的,用毛竹编成床板,铺上一层稻草。这就是我们的知青点(快乐大歌是点长),仓库外面左右两边各搭了一个小批间,左边是猪圈和厕所,右边是厨房。
     刚开始,生产队长看到他们10个男生不会烧火做饭,专门派一个郑大婶一个月内教我们(每天轮流一人)做饭,还买了一只半大的猪崽和几只鸡让我们喂,这样开始了我们的知青生涯......
     后来郑大婶不来了,我们10个男生的生活就是饥一餐饱一顿的生熟糊烂熬日子人瘦了,猪也是饥一餐饱一顿的跟着熬日子猪也瘦了......几只鸡自己寻食,倒还健康成长。
     快乐大歌是点长,只好担起养猪的责任,号召兄弟们打猪草,切猪草,然后和糠皮一起煮一大锅子,要管几天咧。后来猪食发馊臭了,猪就是饿得嗷嗷叫也不肯吃,快乐大歌没法了。快乐大歌看到鸡自己寻食,就将猪也放养了。猪放养了,养猪的活儿也减轻了,开始去偷食的小猪也健康成长起来了。好景不长,可惜社员们都是猪,我们放养猪,社员们有意见了,队长要求他们圈养。他们只好将猪圈养了,猪倒是圈养了可瘦了很多......
      有次,邻队女知青点的菊梅(快乐大歌的女友/小勇的姐姐)和几个女生来看快乐大歌和小勇,快乐大歌没菜待客,拿起菜刀残忍地将活猪的尾巴还有一只耳朵割下来,又在菜地里拔了几个大萝卜,熬了一大锅香喷喷的猪耳朵、尾巴、萝卜汤,大家饱餐了一顿。
      后来生产队长批评快乐大歌,快乐大歌狡辩;“割猪的尾巴和耳朵是催肥,是科学养猪的新方子。”队长到猪圈看到可怜的没有尾巴、只剩下一只耳朵的猪似乎长胖了些,摇了摇头说;“这头猪没有耳朵和尾巴,以后过年杀年猪,人家屠猪佬怎样捉猪杀啊!”
       到快过年的时候,快乐大歌他们自己学杀猪,结果猪带杀进身体中的尖刀跑出村外了几百米才断气......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2:51 编辑

5.【学习最高指示】  


     快乐大歌下放那地方的背诵最高指示是天天必须的:刚下放第一天,公社的一位领导(后来得知是分管武汉下放知青的武装部长)在欢迎会上讲话,开口就背最高指示。
     武装部长:“最高指示/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毛主席要我们来管你们,教育你们武汉学生伢的。”
       快乐大歌想说没敢说:“最高指示/严重的问题是教育农民。------毛主席要我们下来教育你们乡里农民的,来帮助你们走共产主义道路的。”
    武装部长:“最高指示/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 你们青年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好像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
    快乐大歌郁闷:“你们的?可能是方言?还是......”
    快乐大歌在学校里就为人幽默风趣,还蛮讲义气,人缘关系也不错,现在下放了又当了知青点长,总是自仗着见多识广,卖弄点小聪明,常常在工余农闲时与几个知青打诨,搞笑,逗乐。
    刚下放那段时间每当下地出工休息时,快乐大歌就学武装部长的口音了唱毛主席语录歌“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惟妙惟肖的表演都会引得哥们一个个捧腹。笑声一片。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2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2:53 编辑

6.【宣传最高指示】


1969年11月*日  星期* 天气阴天
     昨天下午是个已进入初冬的黄昏,快乐大歌在公社画宣传毛泽东思想的画栏后,喝完酒后摇摇晃晃地崴回知青点,路过米儿姑娘的生产队,快到了河边时他的酒劲发了,醉倒在河边;快乐大歌呕吐狼籍,引来一只野狗舔吃呕吐物,野狗舔吃完了又去舔他的脸。快乐大歌一边摸脸一边醉熏熏的说;“嘻嘻,好痒啊!菊梅莫吻脸撒......”
    这时,米儿姑娘收工后正准备在河边给她的对象(回乡知青)阁儿洗衣服,她看见有个人突然倒在河边好久不起来。好心的米儿就拿着洗衣棒过去赶跑了野狗,走近一看原来是河那边的武汉知青快乐大歌,好象是喝醉了倒在河边。米儿怕快乐大歌冻病了,就用河水给他抹了个脸,又将他的脏衣服脱下来换上准备给阁儿洗的衣服,之后,米儿(农村姑娘力气大)吃力地将醉得象泥巴猴似的快乐大歌背到阁儿寝室里,又给他灌了一大瓢凉水,让他在阁儿的床上躺着休息,一会儿快乐大歌就呼噜过去了......
    快乐大歌第二天早上醒来发现不是自己的知青点,正感觉奇怪,阁儿笑着告诉 他;“昨天 你醉倒在河边 ,幸亏是我的未婚妻在河边准备洗衣服时候,碰见了把你救过来的,不然你会冻死的。”快乐大歌赶忙过去感谢米儿的救命之恩。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2:56 编辑

7.【田埂旁,在那满天繁星的夜晚】
     快乐大歌的知青点全是10个男生,都是正在青春躁动期的十几岁的毛头小伙子,说不想谈女朋友那是假的。我们知青点小勇的姐姐菊梅的女知青点隔我们知青点有好几里路,农闲时快乐大歌陪小勇去他姐姐的知青点去串门,快乐大歌与菊梅还比较谈得来,一来二去就碰出火花/有那么点意思了。后来就暗地里建立朋友关系,当时成不成快乐大歌与菊梅都没有去想它,只是想在那艰难的日子里主要是相互照应,有个精神寄托罢了,快乐大歌的罗曼史从那时就拉开了序幕。
     在相处那段时间里,菊梅休息时她来我们点帮助我们烧火做饭,快乐大歌休息时就到去女知青点帮忙挑水或者劈柴。记得有一次晚饭后快乐大歌与菊梅一起到田边散步,来到知青点后面的自留地,我们坐在田埂旁、在那满天繁星的夜晚、彼此倾吐着心声、很晚了都不想回家......菊梅突然“呀”的惊叫着扑到快乐大歌怀里并紧紧地抱着他,快乐大歌赶忙用电筒一照,原来是一只小刺猬在菜地里串来串去。快乐大歌赶忙抓住这个小家伙带回知青点,菊梅看到快乐大歌手指被刺猬刺伤流血了,心疼地用嘴吮干净血后又用手绢包扎好,然后俩人一起牵手回家了。快乐大歌准备送菊梅回女知青点,因为时间太晚了就要菊梅不走了。快乐大歌准备与小勇挤一个床睡,可是菊梅怕吵醒弟弟,就只好合衣钻进快乐大歌的被窝过夜了。
    第二天,这只可怜的小刺猬与几个大萝卜在大锅里沸腾后美美的填饱了我们的肚皮。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2:57 编辑

8.【香喷喷的“糊米茶”】
     快乐大歌记得那好象是在1969年的夏天,又到农忙的时候了,既要下地割麦子又要在稻田薅稗草。我们知青都要与社员们一块起早摸黑的干。农村夏天的太阳毒,晒的我们几个知青又黑又瘦又蜕皮。那时除了村庄里有树林以外,四周全部都是一望无边的田野,哪有树木挡荫呢。我们带的花红凉茶喝光了,实在渴很了也顾不了讲什么卫生了,就用双手捧一口田里水喝。(那时哪有什么冰棍/汽水,更谈不上五花八门的饮料/冰淇淋了)又热又累又渴的农活将两个16岁的小知青搞病了,大队干部就放假让他两回武汉去看病了。
       这时,帮我们做饭的郑大婶过来教我们煮米茶。她麻利的将我们的米缸里舀了几杯米放在锅里,然后往灶里塞了一个点燃火的麦草把子,就在锅里用锅铲反复来回的炒起米茶来。不一会儿,锅里米炒得又香又黄,郑大婶在炒米的时候拿跟麦梗在手上告诉快乐大歌;“小胡,你们刚开始学炒米掌握不了火候,尬小火炒,看到米炒的颜色跟这麦梗子.子.子(弹音)颜色差不多就行哒了。”说着,郑大婶将灶火熄了,将炒米出锅用清水淘洗了哈/又放入锅里加满水/灶里加旺火猛煮。不一会儿,一大锅香喷喷的“糊米茶”做好了,谗的大家直流哈啦子。郑大婶又告诉快乐大歌用大钵子将糊米茶盛起来,摊凉了再喝,糊米茶在夏天放3天都馊不了,既充饥填肚/又解凉解渴,靠“糊米茶”我们顺利的渡过了一个难熬的酷热的夏季。
      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现在快乐大歌偶然用液化气灶和电饭煲做的“糊米茶”吃起来的味道,再也比不上四十年前下放在荆门县曾集公社吃的郑大婶做的香喷喷的“糊米茶”可口了。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楼主| 发表于 2019-11-30 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快乐大歌 于 2019-11-30 23:06 编辑

9.【粪(奋)不顾身】


   在下放农村的岁月里,快乐大歌印象最深的农谚之一就是“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这句农谚。
   那年头农用化肥是个紧缺物,公社分配下来的仅有的一点什么肥田粉、尿素等,队里都是要用在“刀刃”上的。我们生产队没有化肥,就号召各家各户大积土杂肥、农家肥的(特别是人粪,队里规定不准上在社员自家的自留地里)。然后再由队里统一收到生产队的大粪池里。生产队长派先派两位有经验的老农,一家一家地用粪勺去看社员家里那粪缸中粪的质量,然后再划工分。质量好的10分一担,质量差的则为5分一担(因为有些私心重社员只要头天听说第二天队里要来看粪/就会趁夜挑水往自家粪缸里倒),然后生产队长就派快乐大歌与几个知青一家一家地去收粪(我们的粪池不兑水/要我们知青收粪是信任)。
   记得有一天早上/天还下着小雨,路上烂泥。生产队长派快乐大歌与几个早起积肥的知青小勇、小周与小王各自挑粪匆匆地往田地里走着。刚出村不久,忽然走在头里的快乐大歌不慎滑倒。担着的两桶大粪东西一地。几个同伴赶紧放下担子,上前去正要扶他起来。快乐大歌顾不得满身的污粪与恶臭,奋力挣开同伴的搀扶,手指着两桶正在满地流淌的大粪,粪(奋)不顾身/慷慨激昂/铿锵有力/豪言壮语:“同志们,不要管我,抢救公社的大粪要紧!”大家赶忙用扁担、粪勺将泼在地上的大粪连土带粪(足有一百四十多斤)的舀在快乐大歌的粪桶里,然后大家担着粪桶继续往田地里走去。事后公社领导在召开《知青学毛著先代会》上,还特地表扬了快乐大歌粪(奋)不顾身保护集体利益的先进事迹。
    补充一下,快乐大歌刚学挑粪被粪臭味熏的辣鼻子,看到贫下中农笑话小勇他们戴口罩挑粪的样子,就不好意思戴口罩,先来个深呼吸然后憋着气挑粪,这增加了肺扩量对以后的游泳很有好处。
   时过境迁,沧海桑田,转眼就过去了五十一年。唉,这科学进步了的社会,农作物多是用农药化肥了。想当年汉口龙王庙的粪船/粪码头,还有武汉三镇大街小巷吆声 “下河”的粪车/粪桶都已经离我们一去不复返了。现在农田都不大有人种了,这人粪还有什么用?让它放任自流吧。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下一页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手机版|公众号|小黑屋|可爱老人网 ( 闽ICP备11009337号 )

Clicky

GMT+8, 2019-12-11 19:03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