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爱老人网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搜索
查看: 828|回复: 18

[回忆录] 路标--七十年人生纪实【待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4-26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小常晓 于 2020-4-26 20:52 编辑

路        标

今年,是我下乡五十周年,也是当兵五十周年。同时,还是我随同共和国一起成长的七十周年。
七十年的旅途中,伴随着祖国大势的变幻,我如一叶小舟, 在既漫长又短暂的人生旅途中,随风漂泊,顺势起伏,历尽沧桑,甘苦备尝。
从一个贫苦的农家的孩子,成长为一名高级检察官,数点一路走来的风风雨雨,我感怀于不断变幻的新时代,我感恩于众多指点扶助过我的师友,我感念于人生追求中的快乐与遗憾。
我不是智者,也不是强者,我有过许多成功与光明,也有过不算少的失败与黑暗。
往事如烟,常在心头缭绕。久久难以释怀,犹如高速路上飞驰而过那一个个路标,常在梦中唤醒那一段又一段沉睡的记忆,那一个又一个鲜活的面孔。
人老了,总爱怀旧。过去的事忘不了,现在的事记不住。好在有经年累月留存下来的几十本日记和工作备忘录,还是信笔由缰地做点追忆吧。既不是为自己立碑,更不想出版求取名利。只是为死去的亲人,特别是奶奶和爸爸祭上一份他们期盼着的答卷。也为后来人留下一份思念吧。

2019 年 3 月清明前夕于哈尔滨

第一篇        家乡往事
我在家乡生活了二十年,从出生,玩童,上学,下乡。从未离开过亲人。可以说,是个家乡观念比较重的人。一般而言, 家乡观念比较重的人,在仕途路上不会走得太远。我可能就是这样的人吧。

第一章        童年记忆

每个人的童年都是美好的,无论穷富。但童年的记忆都是零碎的。同时,也是鲜明,永恒的。

1.家族的动迁

现居住于哈尔滨包括整个黑龙江省的人口中,除了当地的满族及极少数的鄂伦春、达斡尔、赫哲族人外(称为“此地人”), 其余多数是关内从山东、河北等地逃荒过来的。
听上辈讲,我们老家是清朝时的山东省清州府寿光县,现在是山东省滩坊市下辖的寿光市。如今已成为蜚声国内外的蔬菜和花卉大市场了。
记不得是清朝末年还是民国初年了,爷爷、奶奶随同大批逃荒人群辗转到了吉林省农安县。在县城里开过染坊,炸过油条,作些小买卖以养家糊口。
我的爷爷叫王继禹,1942 年在农安县一次瘟疫中得病死去,年仅 41 岁。当时爸爸 19 岁,是家中长子,与奶奶、叔叔、三
个姑姑艰辛度日。解放前夕的 1948 还是 1949 年,全家人又迁到哈尔滨市道里区顾乡屯(那时还叫顾乡区)。先是在何家沟旁暂


住,后又搬到乡社街 155 号的一个大院,靠租地种菜为生,那个
大院大概有十间草房。我即在这个院子里出生并生活了 20 年,
直到 1969 年下乡当兵。记得我家上院依次住的是老顾家、老陆家、老隋家、老张家。对面住的是老段家,下院住的是老朱家。都是山东人,所以邻里的关系很好,我与这些家相似年龄的孩子们也成了童年的玩伴。
我奶奶叫刘淑清,是个至亲至善的小脚老太太。从 30 多岁守寡,以后相继照顾我们孙辈的十个兄弟姐妹,真是吃尽千辛方苦。1976 年在我当兵期间因心脏病去世。奶奶是我最为至亲、最难忘记的亲人。
我的爸爸叫王化东,19 岁即长子持家,是吃苦受难最多的人。因过度操劳很早就得了气管哮喘病,之后是肺心病,1979 年在生活即将转机时,因肺癌去世,年仅 56 岁。合作社后,他当过社员、会计,后调入群力管理区即后来的群力公社当主管会计,文革中作为当权派也受到批斗,下放到群力大队当社员。1976 年又调入道里区工业局当会计。
贫穷固然易使人卑微,但也激励人立志。
爸爸是个有长远眼光的人。我初中毕业时,因家境贫寒想考个中专学校,以便早点工作,为家庭减轻些负担。爸爸看到我学习成绩好,便力主我考高中,将来上大学。我考上了哈尔滨市第 6 中学,是当时全省的重点中学,爸爸很以此为荣。文革中,我下乡干活挣钱了,可是,当年底征兵开始时,又力主我去当兵。没有爸爸的两次力主,我不会有如此的发展。可惜, 他没能享受到改革开放新生活的成果,也未能享受到我这个长子的孝顺之心,每念及此,心中总是隐隐作痛。
我的母亲隋宝珍.我们山东人都叫娘。出身大户人家,是中农家庭吧。文革后我常和她开玩笑,你是大地主家的闺女呀!怎


么找我爸爸这个穷光蛋。母亲忍性极强,与奶奶、叔叔、姑姑相处得感情很好。她年轻时的照片很美,得之于母亲的基因, 我们兄妹几人也都长的不错,母亲家是个长寿家庭,姥爷、姥姥都活到了 90 多岁。母亲于 2010 年因癌症去世,她享受到了
我们兄妹的照顾和孝顺,活到 87 岁。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她在
合作化运动以后也入社当了社员,一直干到 55 岁退休。她所在的群力大队属于近郊,改革开放后,大队的土地被征用,作为商品房用地,国家和征用单位为此给予了高价的补偿。母亲为此先后分得近百万元的巨款,她把这些钱平均的分给了我们兄妹五人,真是个造福的好老太太啊!

2.过年

小时候,最盼望的,也是最难忘的就是过年了.因为过年可以穿新衣裳,可以拜年收到押岁钱,可以放鞭炮,可以吃很多平时吃不到的好东西。
记忆中,过了腊八就开始忙年了。采办年货,粉刷房屋, 四周墙壁刷的白白的,晚上打亮电灯,屋子里可亮堂了。买年画,多是些小孩捧着大鱼的年画,意味着年年有余。
买布做新衣裳,新鞋,买小鞭炮和二踢脚,炸油条,面鱼, 包豆包,包冻饺子,和大人给去世的老人上坟。
最热闹的是年三十,晚餐作一大桌子鱼啊、肉啊的菜,饭前放一阵鞭炮。吃过饭后,换上新衣新鞋,找各自的童伴去玩, 男孩子总是放鞭炮,点根香,把小鞭拆开,一个一个地点着扔向空中。女孩子总是在家玩嘎拉哈,丢手绢之类的游戏。半夜的年夜饭吃饺子,饺子里包着硬币,大家抢着吃,看谁吃到的硬币多,意味着明年能发财。年夜饭前要给老人磕头拜年,能


分得几毛钱的压岁钱。第二天早起后,每家孩子由长子或长女领着到邻居家和就近的亲属家拜年。进屋就磕头,有的给几分钱,有的给一把糖。大街上都是川流不息的拜年人群,真是热闹啊!哪像现在,进入高楼了,生活确实好了,但邻居间很少往来,拜年都是微信上虚情假意的问候了事。亲情,友情,爱情都染上了铜臭味,五千年中华文明的优良传统一点一点地在流失。

3.童伴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童伴是记忆中美好的彩虹。
对面老段家的清源、还有生子、小云、小清、疤拉眼(记不得大名了,只记得外号),是童年时常在一起的玩伴,经常玩的游戏有石头、剪刀、布,翻绳,下五子棋,跳绳,撮嘎拉哈, 娶媳妇等。
有次玩五子棋,我输给清源了,别人替换我上场,我在旁观看。突然感到肚子里有个屁,我脱掉裤叉,屁股对着清源, 喊了声哎,清源抬头一看,我对着他的脸放了个臭响屁,把大家逗的哈哈大笑。
疤拉眼像个猴子,喜欢上蹿下跳,有次,他往上一跳把着树枝开始荡起来,边荡边说我们笨,清源在他后面,上去就把他的裤衩扒下来了,露出了小鸡鸡和大屁股,当时小云、小清等女孩子都在场,疤拉眼又羞又气,躺在地上大哭起来,我们劝了好半天,最后把清源押到疤拉眼面前,让他踢了几脚才了事。
生子比我大 2 岁,他最爱玩娶媳妇的游戏,让小云、小清轮流给他当媳妇,让我们两个男孩子一组当轿夫。两手叉着, 让他和新媳妇坐轿,嘴里还学着喇叭声,抬着他们二人往前走,


有时候,真的抬不动了,两手一松,摔个大腚堆,大家在嬉笑中一哄而散。生子很可惜,小学六年级时,在水泡子里游泳被水草缠住脚,淹死了!
有时候,我们也一齐到挺远的草旬子上去抓蝈蝈,捡鸟蛋, 用水灌鼠洞,把“大眼贼”即田鼠,灌出水洞,“大眼贼”浑身是水的钻出洞来,瞪着挺大的眼睛看着我们,我们用小棍子一阵“噼里叭拉”把田鼠打死拉倒。
有一次,清源捡到好几只刚出窝的小鸟,当宝贝似得装进兜里,我们谁要他都不给,拿回家让大人一看说是小耗子,把我们乐的呀……把清源气的呀……
童年生活尽管有些青涩,但那份快乐是真实的,永恒的。

4.回姥姥家

我姥姥家在吉林省农安县的农村,离县城还有 15 里地,大约五、六岁时,母亲领着我、妹妹还有吃奶的弟弟回姥姥家。姥姥家是大户人家,记得有十五舅、有七姨,当然,是堂
舅、堂姨。姥姥、姥爷待我们极好,用火盆给我们烤鸡蛋,烤土豆,烤豆包吃。为了招待我们,还特意杀了一口猪,天天给我们做肉菜,包饺子,好像每天都在过年。舅舅、姨每家都让我们去吃饭,记得他们自己做的豆腐、粉条特别好吃,每顿饭都把小肚撑的溜鼓溜鼓的。
姥姥家村外,有一片柳树丛子,能经常看到小野兔在里边穿来穿去。我和舅舅家的孩子们去过许多次,想抓个野兔,却总是抓不到,后来,还是老舅用绳子给我们套回来一只大肥兔, 美美地吃了一顿兔肉。
住了个把月吧,我们返程回家了,不知为什么,也许是当


时农活忙,没人送我们。母亲领着我们步行到农安县城去坐汽车,再到德惠县城坐火车回哈尔滨,回程的 15 里路好像走了二天,我和妹妹只顾去捡路边草地里的花花草草,母亲吆喝着我们走走停停,晚上在一个路边村庄里的人家借宿,那家人非常的热情,管吃管住,第二天还给我们带上干粮和水。那时的农村人还真是朴实无欺呀!
中学时,我和爸爸还曾回姥姥家一次,那正是三年困难时期,缺粮少油的。我们去姥姥家背回来一袋子米、豆和猪油。到哈尔滨站时,被好一顿盘问,后来证明我们不是投机倒把的, 才放行了。
姥姥、姥爷曾到我们家来住过几次。当兵探家期间曾与二老亲亲热热地相处过几天。之后,至二老去世,我再也没见过他们,也未能去奔丧,想起来,心里总是难过和愧疚。

5.慈祥的奶奶

“小儿子,大孙子”是奶奶的“命根子”。老话真是不假呀! 我从两岁起就跟奶奶一起睡,天天晚上都摸着奶奶的“咂咂(乳房)”入睡,大概一直到上初中一年级了才改掉这个习惯。
作为大孙子,奶奶自然是对我疼爱有加,有时家里饭食不好,奶奶常常偷偷塞给我几分钱,去买白面火烧吃。有时在外面玩疯了,忘记回家吃饭,她总是叫人一遍一遍地喊我回去吃饭,或是把饭菜放到锅里热乎着等我回来吃。
我和叔叔家住一个院子,共有十兄妹。两家老人都是社员, 从早到晚每天下地干活。所有的家务都是落到奶奶一个人身上。洗衣,做饭,照顾我们起居,每天忙得累得不停歇。上学后我懂些事了,经常帮奶奶洗菜,烧火,喂猪喂鸡鸭,奶奶总夸我:


大孙子懂事了。
记得初中一年级放暑假时,奶奶要去齐齐哈尔市看大姑。爸爸叔叔都要请假送奶奶。奶奶说,不用,让大孙子陪我去就行了。在火车上,有个大小伙子抢占我的座位,奶奶气得把他好一顿骂,这个小伙子要动手打奶奶,我拉住他的手,狠狠地咬了一口。后来乘警赶来把这人带走了。
1967 年的七、八月份吧,奶奶因心脏病去哈尔滨医大二院住了一个多月,我那时在高中上学,文革期间没事,就天天陪着奶奶,取药,找医生,喊护士,到食堂订、取饭菜。给奶奶洗脸,洗脚。那个主治女医生总说:老人家好福气啊!这孩子将来有出息呀 !
1969 年末我要去当兵时,奶奶天天流泪,舍不得我走。在爸爸的劝导下,才点头让我走。离家那天奶奶一边送我一边哭, 我也哭着说:奶奶,我会给你争光的!当兵后,每月的八元钱津贴,我都会给奶奶寄回去三块五块。五好战士的喜报,入党、提干我都马上写信告诉奶奶。当兵期间,我最惦记最想念的亲人是奶奶啊!
1973 年提干后,奶奶总为我的婚事着急,叫我快点找对象, 快点结婚,希望能抱上重孙子。奶奶为此还求不少人给我介绍对象。1976 年初我结婚时,奶奶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新房, 新被褥,新枕头,新窗帘,都一一过目,她满意了才行。整个婚假里,奶奶成天嘱咐我后又嘱咐大孙媳妇,注意这个,注意那个的。可惜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流产了,未能如愿让奶奶抱上大重孙子,这是我最对不起奶奶的一件事!
1977 年春节探亲假期间,那是我和奶奶相伴的最后时光。
那年,奶奶 73 岁,身体很硬朗,有时吃饭时,还陪我们喝两口酒,奶奶愿意吃软、香、甜的蛋糕、点心,我跑遍哈尔滨的各


大市场,每样都买回一些给奶奶。奶奶知道我愿吃饺子,包了很多冻饺子,每天必吃一顿。过年时,我给奶奶磕头,奶奶笑了,说:当了军官了,以后不用磕头了,行军礼吧! 那次探亲, 奶奶多次问我,啥时候转业啊!早点回来吧!冥冥之中的灵感呀,预示着我要和奶奶永别了。
这年的 10 月 16 日,我收到家里电报:奶奶病故,速回! 我当即痛哭失声。请假,坐船,到大连上火车,第二天晚上即赶回哈尔滨。在车站见到来接我的弟弟说:奶奶已安葬。我连哭带骂:“为什么不等我,为什么不等我回来呀!奶奶啊,奶奶啊……”惹得旁边围了很多人。
回到家时,看到空荡荡的院落里再也不会有奶奶的身影, 我哭的昏倒在地,两个姑姑把我架到屋里,好一阵才缓过气来。听家里人说,奶奶走时一点也没遭罪,午饭后不久,奶奶说, 不好,我要尿裤子了,随即昏迷过去,医生来时,已然去世, 诊断为心肌梗死。
奶奶虽然走的安详而突然,但是,让我们活着的儿孙们何等地悲痛和惋惜啊!哪怕床前侍候一天呐?哪怕留一句遗嘱给我们啊!写至此,不仅泪如雨下,失声痛哭……
第二天,给奶奶去上坟,趴在坟上,我哭得死去活来。连从来不掉泪的二姑夫也在那里长跪不起,痛哭失声。在我们家族和邻居中,奶奶享有最善良的声誉,没有一个人说过奶奶的不是。这样的奶奶,怎能忘怀啊!
从此后,每年探亲归来的一件事,便是给奶奶去上坟。转业回来后,每年清明节和春节前,必带着弟弟妹妹们去给奶奶上坟。
1988 年,我和弟弟们把爷爷和奶奶的遗骨起出来,安葬在和平墓园里,立了一块大大的石碑。
奶奶,如有来生,我还要做您的大孙子。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会员

x

点评

忠孝传家远!艰难困苦玉汝于成!  发表于 2020-5-24 08:29
有幸欣赏老大哥精彩的真实的好文章,谢谢您!  发表于 2020-5-6 08:43

评分

参与人数 4人气值 +15 收起 理由
密之那 + 2 赞一个!
走西口 + 3 大赞!
黄煌长 + 5 赞一个!
春归来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20-4-26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连载作品,期待精彩。
发表于 2020-4-26 22:1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小常晓大哥的回忆录:路标--七十年人生纪实。
发表于 2020-4-27 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黄煌长 于 2020-4-27 03:38 编辑

写回忆录,好处多多!
多动脑子,健康快乐。
充实生活,感觉乐呵。
现身说法,教育晚辈。
总结收获,享受喜悦。

发表于 2020-4-27 0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拜读老师的回忆录:路标--七十年人生纪实。
发表于 2020-4-27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分享!欣赏!
发表于 2020-5-6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儿子,大孙子”是奶奶的“命根子”。
唉!老头既不是妈妈的小儿子,也不是奶奶的大孙子。难怪没人挂在心了!
发表于 2020-5-6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可爱老顽童 发表于 2020-5-6 19:11
“小儿子,大孙子”是奶奶的“命根子”。
唉!老头既不是妈妈的小儿子,也不是奶奶的大孙子。难怪没人挂在 ...

老头积分2642,好友才2593,一天就要差50分。不能10天就差500分吧!
发表于 2020-5-8 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爱老顽童 发表于 2020-5-6 19:18
老头积分2642,好友才2593,一天就要差50分。不能10天就差500分吧!

到今儿已2705,老头可不能等老友啊!
发表于 2020-5-11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家史不只是独宅单家的故事;
个人的家史与中国社会的变化,紧密联在一起!
        
下一页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手机版|公众号|小黑屋|可爱老人网 ( 闽ICP备11009337号 )

GMT+8, 2020-5-25 10:41

Powered by Discuz! X3.3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